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小浅 _不老歌

四季很好,如果你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果我长了一对驴耳朵。  

2009-10-26 17:55:14|  分类: 人生旅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我长了一对驴耳朵。 - 輕歌 - 我不是 随便的花朵

从前的从前,有一个国王,长了一对驴耳朵。

为他理发的理发师答应为他保守秘密,但是每天他都无法控制的想:「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」

理发师病了。他最后终于忍不住到山上挖了一个洞,向它说:「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」

他说完感觉很舒服,找了泥土把洞埋起来,高高兴兴的走了。

几年之后,那里长出了一棵大树。

一个牧羊少年砍下那棵大树的树枝,做成了一只笛子。

牧羊少年在草原上吹笛子,没想到这只笛子吹出来的声音竟然是:「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!」

少年觉得这只笛子真神奇,就到城里边走边吹边炫燿。很快,全城的人都知道了。

哦,原来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。

 

 

自从手机和mp4分别坏过丢掉所有信息以后,就在整理各种东西。

闲置一半的化妆品 笔芯 衣服 鞋子  小饰品 杂七杂八,如果还可以用,就把它拿出来先用完。

没用的但是只是想留着的东西,分析一下保留的成本和意义,该扔的扔,该送的送,该整理分类收好就收好。

各种银行卡,会员卡,用不到的就去注销,不能注销的看看有没有留下个人信息,能丢的就丢掉。

各种有意义的单据票根放到一起整理好,没用的褪色的撕了丢掉。

手机里的联系人,还保持联系的,看一看号码有没有注销弃用的,分类整理好。不再联系的就删掉。

mp4里的有用信息,多在内存卡和手机里做几个备份,占用内存太大不能做的,就把名字列出来做在文档里。存到网盘。

等等等等。非常清爽痛快。

 

整理到账号和密码。我纠结了。

银行卡,电话银行,手机服务,N个微博,豆瓣,博客,邮箱,QQ,淘宝,飞信,各种注册的网站。

且不说不同的用户名,登录名,账号,就是密码,除了少数可以用电话号码和邮箱统一的以外,全部不同。

当初注册时只是为了防止一个被盗全面沦陷,现在却成了一种负担。

怕某一天终于会完全混乱,一边想,一边一个个地写下来,竟有整整一页纸。

 

关键问题来了,这张纸应该放到哪?

钱包?被偷过。手机?系统崩溃信息被洗掉还是好的,被窃和遗失的几率也很大。背包,书,笔记,床板底下,橱子里?学校的集体生活让这些东西几乎全部属于公开,也不可以。

那么存在网络里吧。写在邮箱里?万一邮箱被盗怎么办?博客,QQ同理。

我甚至想到了要把它写在一个word文档,加上密码,然后存到网络硬盘中或者内存卡和mp4里。但是同理,如果这个文档被别人一任何方式获得,然后解密呢?很容易呢。

恩,然后姑娘我就崩溃啦....

 

当初整理物品,只不过是想把生活删繁就简,整理出重点,在失去以后可以最快的判断对自己的影响和最大程度的恢复。

当下却整理出一堆新问题。

为什么生活需要这么多密码?我们究竟有多少秘密需要留存?

我们的驴耳朵,可以藏在哪?

 

去倾诉吗?

研究说,女人保守秘密最多不会超过48小时。其实男人也一样。那么多在逃犯、越狱犯,最后还是被自己心里的秘密折磨得去投案自首。

自己的秘密尚不容易保存,何况他人的。

将那些不能说的秘密告诉守口如瓶的人,不过让秘密多了一个备份,自己又多了担心这个备份泄露的负担;而万一遇上的是那些会长出笛子的树洞,岂不是昭告天下?

有人说过,秘密不用来传播,听来何用?

作为一个自认为比较守得住秘密而又常常被别人倾诉秘密的人,我常常感觉到一种压力:如果不小心丢掉别人的耳朵,像那个理发师一样,那可怎么办?

有那么一天,连大地也无法为我们保守秘密,是不是我们只能把自己的和别人的耳朵们背在肩上,艰难前行?

它们是否将成为我们最大的负担?

 

啊,幸好我没有一对驴耳朵。

不然那可怎么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